科研星球

中国科学院院士:基础研究艰巨而神圣,不能靠人多、不能靠庸才

来源:中国科学报

作者:刘嘉麒


0.jpg

中国科学院院士刘嘉麒 李子锋摄


基础研究是科技创新的基石。加强基础研究是提高我国原始创新能力、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必要条件。


基础研究不同于一般工作,它非常专业、非常严谨,是一项艰巨而神圣的事业, 来不得半点虚伪和马虎,只有具备了科学精神的人才能够承担这项工作。青年人富于想象力和好奇心,是创新的先锋,是基础研究的生力军。


基础研究不能搞“短平快”

科学精神的核心是求真务实、探索创新,掌握事物的发展规律,以科学指导行动;同时要有奉献精神、甘坐冷板凳的精神、一丝不苟的精神和百折不挠的精神。


从事基础研究的人必须潜心敬业、孜孜以求,“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把工作当成责任,把专业作为事业。


仅靠上班的8小时搞基础研究,是很难搞出名堂的,只有对自己研究的目标到了痴迷的程度,专心致志,才有可能做出成绩来——许多大科学家就是因为入了迷才做出成就的。


基础研究不是大众科学,不能靠人多,不能靠庸才;而应是一支层次分明、精明强干、有领军人物的精英队伍。


给他们一个宽松的环境和有效的工作平台,鼓励成功,容许失败,不能搞短平快,即使三五年没搞出成果,也不要放弃,不要否定;有的重要成果可能需要十年八年乃至更长时间才能成功。


一次精彩胜过无数次平庸

创新是基础研究的灵魂。从事基础研究的人不能循规蹈矩,墨守成规。要敢于思考、敢于创新、敢于标新立异,要想办法做新的、比别人强的东西。


当今社会和科学到了大变革、大创新的时代。以“地球科学”来说,半个多世纪来虽说年年都有进步,都有发展,其实多是量变,缺少质变,过去的一些理论和认识有的已经老化、过时甚至谬误,必须推陈出新,创立新的理论和方法,在量变的基础上来一个突变。


做基础研究,选好题目非常重要。爱因斯坦就这样认为:“提出一个问题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


所以,要选择一个方向,占领一个领域,掌握一种手段,解决一个问题。现在有些科学工作者“跟踪”比较多,创新比较少。跟踪虽保险,但很平庸;创新有风险,但很精彩。我觉得一次精彩胜过无数次平庸。


创新与创业相辅相成

虽然基础研究的核心是创新,且主要是理论层面的创新,但不要仅停留在理论层面,纸上谈兵。


创新要促进创业。只有创业才能促进科学技术成为第一生产力、成为社会发展的动力,把理论变成实践、把科学变成财富。


创新指导创业,创业驱动创新,二者相辅相成。创新和创业既有密切联系又有区别。创新需要聪明、智慧、灵感和想象力,创业不仅需要这些,还要有周密的策划、设计和对事物敏感的能力。能创新不一定能创业,能创业却一定能创新。


近20年来,我和我的同事们致力于发展玄武岩纤维新材料。玄武岩这种石头以前主要的用途是铺路,连盖房子都不用它。


但把它拉成纤维,制作复合材料,其性能好,性价比高,用途广,可以代替碳纤维和钢铁等,在航空、航天、交通、建筑等领域有广泛用途。


这项新材料的研发与应用,刚好体现了基础研究的重要性。


为什么玄武岩能拉丝?什么类型的玄武岩拉出什么性能的丝? 什么类型的丝有什么用途……这一系列理论问题,有些企业和工人是不够清楚的。


而我和我的同事及学生,从学生时代就研究火山岩,多年来做的大量研究和实验,正是现在生产玄武岩纤维的理论基础,可以指导生产与应用;我们发表的论文与专著已成为企业发展的重要参考资料。


现在全国已有数十家企业从事玄武岩纤维材料的生产与加工,其生产规模,技术水平均居世界前列;国家已将这种新材料纳入“十四五”等重大发展计划。


这一产业的迅速发展,充分体现了理论研究对生产实践的指导意义,也为创新促进创业树立了典范。


(作者系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本报记者赵广立根据其在第十三届创新中国论坛上的发言整理)



QQ客服
电子邮箱
淘宝官店
没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