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星球

有偿同行评审应该成为常态吗?

同行评审不是件容易的事,审一页纸可能就需要消耗一整天的时间,然而这项工作基本上是无偿的。那么,忙碌的学者们为什么要不厌其烦地给出这些综合评价呢?


首先学术人可以利用评审经历为简历增添一点点威望,而诸如免费订阅期刊或降低未来论文的论文处理费(APCs)等也是很常见的激励措施。


但是,科学家们提供同行评审,主要是因为这个志愿者性质的工作历来是一项传统


普遍认为审稿是学术责任的一个重要方面。你现在审阅别人的论文,到了你要发表论文的时候,就会有其他的审稿人站出来。于是,论文被审阅和发表,学术生活就是这样。


在过去的几百年里,这种循环一直在发挥作用,但现在期刊在吸引志愿者方面面临着新的问题,也就是说这项工作既有高要求,也有高需求。


那么,我们如何说服学术人来贡献他们的时间呢?普遍的影响因素——金钱——似乎是一个相当具有吸引力的选择,但解决方案可能不是如此简单。


为什么要付钱给审稿人?这样的方式可行吗?


出版商和审稿人之间存在着明显的不平等,其基本思想是出版商将成本社会化(同行评审)和利润私有化。


《BMJ》前编辑Richard Smith在其关于这一主题的评论文章中很好地阐述了这一点:“科学出版商免费获得“石油”(科学研究),并设法避免向许多“供应商”(例如审稿人)支付报酬。”


这一理论可说是成立的,Elsevier在2018年报告道,他们的营业利润率为31.3%,简直是个难以置信的利润引擎。


这对Elsevier的母公司RELX的股东来说是件好事,但是审稿人从来没见到过什么报酬,这利润对他们来说显得毫无关系。


如果预算中还有余地,为什么不拿出一些资金来呢?James Heathers提出过这样的问题。


他曾经从事计算行为科学研究,现在在一家科技初创公司担任高级职位:“我希望我的劳动得到补偿,就像在整个地球上任何其他商业环境中,任何一个咧嘴傻笑的人一样。”


这是一个大胆的声明,而最近对Elsevier的抵制也证明了围绕同行评审报酬和学术出版中感受到的其他经济不公现象的普遍不满,但在降低定价或为审稿人争取分得一杯羹方面几乎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然而,要支付费用给审稿人,几乎不可能不增加出版成本。PLOS首席执行官Alison Mudditt最近参与撰写的一篇文章指出,出版商只会提高价格以弥补成本。


事实确实如此,特别是对于那些非盈利或薄利多销的开放存取期刊而言,收费估计将提高20%至30%。


在APCs轻易就高达数千美元的大环境中,这增加的幅度可是相当可观。这反过来又将成本推到作者、机构和纳税人身上,势必要这些人来弥补差额。


此外,期刊可能很难向审稿人支付报酬的一点原因是期刊这里存在一些无法收回的成本。因为在所有被评审的论文中,只有一小部分会被接收,所以并不能从被拒稿的论文那里获取APCs来弥补。


Mudditt接着说,PLOS每年已经花费了将近240万美元用于同行评审的隐性成本,包括评审管理系统、编辑部团队和管理费用。付钱给审稿人会大大增加预算,因此,如果不想破产,对审稿人进行哪怕是少量的补偿都是不可行的。

审稿人想得到报酬吗?


他们当然想…对吧?Publons在2018年的一项调查显示,情况并非如此。在这项1.2万人的调查中,审稿人对哪些因素会使他们更有可能接受同行评审的邀请进行了评分。


有几个因素的影响力大大超过了金钱,包括更明确地承认同行评审的贡献,论文更符合研究专业知识,以及在线记录同行评审历史和跨期刊共用的指标。


这些概念更侧重于职业,因此Publons得出结论说,“预测同行评审的未来状态充满了不确定性。


然而,研究者们对于什么能起到作用有着清晰的认识:更大的认可度和更正式的同行评审激励措施。虽然这些“正式的激励措施”可能包括酬金,但职业发展的地位和定位似乎已排在了酬金之上。


“房间里的大象”是什么?


这场讨论涉及到一个巨大的道德困境。当涉及到金钱时,同行评审的诚信度可能会被玷污。某些不择手段的审稿人可能会受到激励,以至于高价炮制出低质量的同行评审,这是显而易见的。


然而,期刊也会面临压力,他们需要找到更易于接受审稿的审稿人和编辑,以降低APCs的成本。这一点,再加上曾经提出的快速同行评审程序,会带来严重的道德风险,并可能降低学术写作的质量。


学术出版的基础是建立在无偏见的评审之上,以促进良好的研究实践,而向同行评审付费可能会玷污它。


有人可能会争辩说,一些期刊打着发表科研突破的旗号牟取暴利,已经在从事不道德的活动。掠夺性期刊的存在是一场瘟疫,导致很多废话得以发表。向审稿人付费会改变这一点吗?是的。实际上,这可能会使问题变得更糟。


然而我们需要明白,付费是为了表达感谢,是为了承认完成这项工作所花费的时间。对于公务员比如警察、消防员、政策制定者等,尽管他们的工作很高尚,我们希望他们没有别有用心的动机,但我们仍然会给予他们的工作相应的报偿。


警察并不会通过犯罪来证明他们存在的必要性,消防员不会为了让自己更加被需要而去纵火,政客们也不会为了让竞选捐款源源不断涌来而让政府陷入僵局(也许最后一个例子不太好)。


关键是,我们需要信任学术人同行们,就像我们信任任何一个在职位上拿到薪水的人一样。


最后,同行评审可能导致双方都对各自的处境心存不满。审稿人觉得他们的时间被利用了,期刊也为收到的大量投稿寻找审稿人感到越来越有压力。


因此,问题不仅在于经济是否允许,而且在于我们是否应该以这种方式鼓励同行评审。


还有其他的选择,比如给志愿审稿者更多期刊特有的福利和荣誉,而这对于很多审稿人来说似乎已经足够了。


常言道:“不破不立”。现在摆在面前的问题是审稿人很难找,是时候需要做出改变了。


文章来源于LetPub

QQ客服
电子邮箱
淘宝官店
没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