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星球

开放获取强势来袭,各大期刊如何应对?

原文作者:Holly Else

今年,旨在推倒期刊付费墙的计划正式启动,本文将解读其运作方式。

2018年,一个卓具影响力的研究资助联盟宣布了一项大胆的计划:他们资助的研究人员必须将经过同行评议的论文发表在期刊付费墙之外。这个倡议名为“S计划”(Plan S),一经提出便引起了轩然大波,它的目标显然是要终结期刊订阅模式——许多学术出版物赖以生存的方式。S计划原定于2020年启动,但后来被推迟,其细节也有所调整。经过对政策的再三辩论,S计划于2021年正式“上线”——25家资助机构分别推出了类似的开放获取(open access,OA)规定。

S计划正在推动出版机构向开放获取的业务模式转变。来源:Yang Qing/Xinhua via Zuma Wire

随着第一批遵照这些规定的论文陆续发表,S计划的支持者认为这是开放科研之旅的开端。不过,大多数研究资助机构尚未加入,围绕该计划的商讨提出了各种绕过付费墙的复杂选项。下文将阐述S计划对研究人员和期刊的影响,以及从2021年开始可能会出现的一些争议。


S计划资助机构对研究人员有哪些要求?

S计划受到cOAlition S的支持,cOAlition S是由不同研究资助机构组成的一个团体,包括许多来自欧洲国家的资助机构,以及世界上一些最具影响力的生物医学私人资助机构,如美国的盖茨基金会和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还有总部设在伦敦的资助机构惠康(Wellcome)。引文分析公司科睿唯安(Clarivate)和咨询公司DeltaThink的分析显示,去年约有20万篇科学论文受到了这些机构的资助,占论文总量的5%,但是在高被引期刊论文中占到了12%。 


研究人员若是在这些机构的资助下产出了论文,他们的论文就必须即时免费可读,并按照自由许可(liberal licence)发表,以供所有人下载、复用或再发表。研究人员可以在期刊上以OA形式发表他们的最终论文,也可以将已被接收并经过同行评议的手稿上传至一个受认可的知识库,使其在线可用。cOAlition S推出了“期刊检查工具”(Journal Checker Tool),研究人员可以在上面查看每本期刊有哪些合规的发表选项。


一个问题是,不同资助机构的OA政策各不一样。惠康和盖茨基金会要求2021年1月1日之后提交发表的所有论文实行OA政策。但是其他资助机构,如挪威、芬兰和荷兰的国家资助机构,只对2021年发布的研究提案征集(calls for research proposals)项目下的论文执行该政策。英国国家资助机构——英国研究与创新部门——尚未说明新政策何时开始实施,目前正在等待今年晚些时候的政策评估。


费用自然是争论的焦点。许多期刊对OA论文按篇收费。大多数S计划资助机构将承担这些费用,但也有例外。比如,(支持S计划的)欧盟委员会将向完全OA的期刊支付费用,但不会向混合型期刊(提供OA出版选项的订阅型期刊)支付费用。其他资助机构只向部分混合型期刊支付OA论文费用,并将在2024年重新评估这一政策。


出版机构的反应如何?

大部分订阅型期刊应声而动,让受S计划资助的研究人员可以继续在他们的期刊上发表论文。受影响最大的是那些精选型期刊,这类期刊的拒稿率较高,一般通过订阅费收回成本。他们曾表示,如果改用OA模式,他们将不得不对他们发表的少数论文收取极高的费用。


但最后,这些精选型期刊也做出了调整。他们全都保留了订阅模式,但部分期刊推出了新的OA选项——单篇论文收费高居行业前列。例如,《自然》的OA费用为9500欧(1.15万美元);《细胞》的OA费用为8500欧元。其他期刊,如《科学》和《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将允许部分受S计划资助的研究人员(不适用于其他人)根据自由许可条款在网上发布其经过同行评议的论文版本,但论文的最终版仍需付费获得。这种方式避免了高昂的费用,但目前不清楚的是,一旦有大量资助机构加入了S计划,期刊是否还能这样运作下去。


明年,资助机构可能会给他们的支付费用设置限额。cOAlition S表示,在2022年7月之后,只有根据两个“价格和服务透明度框架”中一个框架提供数据解释其OA费用的出版机构才在他们支持的范围之内,cOAlition S将只支持“公平合理的”OA发表费用。


研究人员不能直接在网上免费发表他们的论文吗?

这也是2020年7月宣布的S计划极具争议的一部分。根据这个“所有权保留策略”rights retention strategy,RRS),S计划资助机构会要求作者——作为提供资助的法定要求之一——在向期刊投稿时声明,他们保留在网上发布已经被接收且经过同行评议的论文的权利,并享有自由出版许可。


这样一来,研究人员既可以在付费墙里发表论文,也可以在不违背资助机构要求的情况下,按照OA模式在网上即时发布他们已被接收的论文。(发布预印本论文不符合S计划。)一些研究人员已经开始在投稿时采用RRS说法,这一策略或能让研究人员避免支付OA发表费用,不过cOAlition S也表示,按照OA模式发表最终论文是其“首选”。


许多期刊要求在网上延时发布已被接收的论文,或是按照受限的许可公开这些论文。但是,cOAlition S表示,RRS超越了这些条款,期刊能够阻止它的唯一方法是拒绝那些采用RRS的研究人员的论文。


包括爱思唯尔、威立、施普林格·自然在内的50多家出版机构在2月份签署了一份声明,表示他们不支持通过所有权保留策略来满足要求。当被问及是否会自动拒绝采用RRS的作者的论文时,爱思唯尔请《自然》记者参考2月份的声明;威立和施普林格·自然均表示不会拒绝,但如果一篇论文通过了同行评议,他们将引导作者选择OA模式发表最后的论文。施普林格·自然的发言人还表示,作者应该要求他们的资助机构支付OA费用,以及施普林格·自然最终可以酌情决定是否给予折扣或免除单篇论文的OA费用。(《自然》与其出版机构是编辑独立的)


4月8日,施普林格·自然在一篇博文中表示,如果S计划的作者仍想在付费墙里发表论文,他们需要签署一份许可——许可要求只有在禁发令解除后才能公开分享其论文。S计划协调员、惠康开放研究负责人Robert Kiley说,S计划的作者无法在不违反资助机构要求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但如果作者签署了这样的许可,然后公开分享了他们的论文,则可能违反他们与出版机构之间的协议,他补充说。


Kiley说,如果出版机构指责S计划研究人员违反了这类禁发要求,他会感到“惊讶”;而且惠康这类机构会设法驳斥下撤受其资助论文的请求,理由是作者已经告知过出版机构他们的OA义务。但施普林格·自然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希望其许可条件得到尊重”。


S计划对开放获取运动有何影响?

拥护者表示,尽管S计划让问题更复杂了,但它推动了OA格局的转变。以前不支持同行评议论文按照OA模式即时发表的期刊,现在也支持了——即使眼下只面向受S计划机构资助的作者;此外,大量期刊也开始尝试兼容OA商业模式。OA2020协调员Colleen Campbell说,所有这一切都是开放科研的前兆——OA2020联盟旨在推动OA出版取代订阅的商业模式。“整个文化正在发生改变。”哈佛大学开放获取项目、哈佛学术交流办公室主任Peter Suber说。


随着订阅型期刊开始按篇收取费用,S计划也能让期刊的财务状况明晰起来。Kiley希望继续提高出版机构定价的透明度。他表示:“我们希望出版机构今后能够列清楚他们提供的服务和收费。” 


对于许多资助机构和研究人员来说,这些都是积蓄已久的问题,他们指出,大型科学出版公司在依靠研究人员免费提供论文和审稿服务的同时,获得了大量利益;而出版机构则认为自己的工作为科学论文增添了价值。


按篇付费的商业模式也有缺点,比如它会将那些并不富裕或没有资助机构或研究机构支持的研究人员排除在外。一些期刊正在尝试避免直接向作者按篇收费的商业模式。许多混合型期刊签订了“转换协议”(transformative agreement:大学联合体或图书馆只要一次性付款,就能让他们的研究人员公开发表论文,同时还能获取需要付费的订阅内容。还有一种做法叫“订阅开放”(subscribe to open):在所有订阅方都同意续费的前提下,让订阅型期刊每年开放当年的期刊内容。


一些OA期刊也开始放弃按篇收费的做法:非营利性出版组织PLOS提出了一项“社区行动出版”(community action publishing)计划:由大学支付统一的年费,使其研究人员能够在PLOS最高标准的期刊上免费发表论文。PLOS将把剩余收入控制在成本之上的10%。今年3月,S计划发布了一份关于非商业期刊财务状况的研究报告——这些期刊既不对发表论文收费,也不对订阅收费,但会以其他方式获得收入,例如来自政府或慈善组织的补贴。


S计划或许还能改变现代科学“唯指标”的文化。加入S计划的资助机构已经公开表示,他们在做资助决定时,会重视研究人员发表论文的“内在价值”,而不是论文发表在哪里或是任何基于指标的期刊评价。然而,目前还不清楚如何去监测或执行后续行动。


归根结底,S计划的影响力可能还是取决于世界上大多数研究资助机构是否认同其愿景,包括美国、中国和印度的资助机构。

原文以A guide to Plan S: the open-access initiative shaking up science publishing标题发表在2021年4月8日的《自然》的NEWS EXPLAINER版块上

© nature

doi: 10.1038/d41586-021-00883-6


QQ客服
电子邮箱
淘宝官店
没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