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星球

为什么很多研究生怕见导师?

导师恐惧症这是一种非理性的恐惧,在我30多年教职生涯经常看到我的学生这样。


的确,有的导师很严厉又不够体贴。但是在我看来,这种恐惧症和导师的行为是无关的,甚至和研究生或博士后的最初承诺也无关。相反,这描述了年轻研究人员害怕和导师见面并讨论自己的研究。


这种恐惧症通常在第一次或第二次见面时形成。导师出于好意,提出了建设性的批评意见,结果却埋下了隐患。我记得在我们第二次项目审查会议上评论一位博士生进展太缓慢(通常在项目启动后6个月举办)。三个月后,我重申了我的担忧,主要是关于学生学习基本技术的速度太慢,如质谱法,这是我们实验室的主要手段。然而这位学生没有去考虑解决这些问题,而是停止了与我见面。我太忙了,等我注意到已经是六个月之后了。


同时,这名学生开始避开我的同事,在实验室组会上也保持沉默。这样的行为持续了两年,由于没有发表任何论文或综述,我建议学生考虑转为攻读硕士学位而不是博士学位。


让我吃惊的是我的建议让他泪流满面。于是我们决定再次尝试这个项目,条件是我们每个月必须进行一次面谈。我也保证学生可以从实验室主管那里获得应有的技术支持。三年后,这名学生在一本很好的期刊上发表了论文,又过了18个月,他又完成了两篇论文,之后开始准备毕业论文了。


这可能是个极端的情况,但它确实是发生了。当受到质疑时,这类学生通常会为自己辩解说他们必须在两周内完成一项试验;实验仪器都是坏的;一个重要的试剂还没有收到等等。我还曾亲眼目睹,导师从走廊走过来的时候,有些学生直接躲到其他实验室。


最终,学生与导师和研究组之间产生隔阂,并掩盖他们在实验中遇到的问题,而不是去寻求帮助解决它们。这种行为结果可能会对学生完成学位,发表论文或出席学术会议产生不利影响。


那么,应该怎么办呢?我发现“内在感觉暴露法”最适合用在这里——学生在受控且有限的情况下直面他们的恐惧。如果你正在与这种恐惧症作斗争,这取决于你自己是否想要去解决它。最理想的状态是你的导师非常懂得换位思考,能够等你慢慢适应反馈和批评——但是你必须定期和导师见面,并且开诚布公地讨论项目和进展。一开始可以一周或两周进行一个15分钟的面谈,然后根据需要延长时间,减少见面的频率。你也可以尝试和导师讨论和研究项目无关的话题,如天气或电影。


如果你是一位导师,在学生感到放松舒服并且理解那些建设性的批评是非常有价值之前,请保证见面时间尽可能短。让你的学生向你展现他们的敏感性,给他们随时可以离开的自由。学生知道有逃避退路的话就不会那么惊慌。“内在感觉暴露法”让我的四个有导师恐惧症的学生都摆脱了问题。


但是,如果你是一名学生,你应该理解,这些面谈对你是有益的,而且安排见面是你的责任而不是你导师的责任。你应该能够组织自己的思路,反思实验,展示和揭示实验结果,并考虑下一步的工作。这些能力将会使你不再那么恐惧与导师见面,并且从中获得更多的帮助。


所以,深呼吸一口气,往导师办公室跑得勤快点吧。


译文来源:科袖网;原文标题:A growing phobia;英文来源:

https://www.nature.com/naturejobs/science/articles/10.1038/nj7648-129a


QQ客服
电子邮箱
淘宝官店
没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