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星球

科研也需要交际,社恐研究生如何自救?

在上研究生以前, 我天真地以为科研是不需要交际的社恐天堂,只需要坐在实验室里,照着说明书按部就班地做实验、写文章即可。


而上了研究生以后,我认清了残酷的事实:除了每天跟跳脱的实验打交道外,还得面对数不清的琐事,简直就是社恐患者的地狱级副本。


作为普通的研二学生,我这唯一的特质都像老天随手安装的 bug,尤其在优质同行的衬托下,显得更为致命。


在与自己较劲的一年里,也算摸索出些心得,在此简单地分享一二,希望能给需要的人提供些小小的帮助。





无法逃避的沟通困境

「多和老师、师兄师姐沟通。」

这句话无论在哪,都是放在极为显眼的位置,却是曾经的我最想逃避的步骤。我宁愿走些弯路,也不愿去主动沟通,更别提寻求帮助。

犹记得刚开始做冰冻切片的免疫荧光时,总是一洗片子就掉,那时的我翻来覆去查找资料,一个劲地延长烤片时间。直到被管理实验平台的老师瞧见,告诉我:「你这是普通的载玻片,得用黏附载玻片才行。」至此,我才恍然大悟。

这样的事故不在少数。如何发问和寻求帮助成了我最大的问题。

我曾一度陷入低迷的漩涡里,看着别人在实验室里游刃有余,而我只能龟缩在角落里,默默地给自己贴上「不合格」的标签。

日积月累的自我怀疑,不仅使得实验进度一向缓慢,而且摧毁了原本就薄弱的自信心。

在我踏上研究生这条路时,各种意料不到的问题都会出现。彼此间有效地沟通,确实能极大地提高效率,得到的积极反馈也让我充满信心。




自救指南:

管理情绪,找准目标

据长达一年的自我观察,与他人相比,我总将注意力过多放在情绪上,例如实验失败的挫败感、被老师质疑的难过和被多次拒绝的绝望感等,而不是关注事物的本身。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之前,在进行基因鼠的造模时,不知是哪里的问题,导致它没能活过第二天。

那么此时,我应该快速回顾操作过程,马上对其进行解剖,分析它的死因以及调整情绪,而我却陷入了自我怀疑和恐惧之中,只因这只基因鼠价格昂贵,我害怕遭遇老师的责骂,这种快速蔓延的情绪耽搁了处理问题的最佳时机。

就是说在此时,我的重心没在解决实验问题上,而在自我否定当中。

这是种日积月累的思维模式,不是几句简单的劝告或者安慰能改变的。但请学会记住真正的目标,切忌将自己看作唯一影响因素。

当出现过于强烈的情绪时,请试着找到这件事的目的,告诉自己不要带着负面情绪解决问题,温和地分析利弊。当你解决掉问题或者有所进展时,这些不好的情绪也会逐步地消失。




循序渐进,建立积极的人际关系

当害怕与人交流时,有可能是害怕得到负面的反馈。当我有什么困惑时,脑子里第一句话出现的是:「这是不是很基础的东西?」

如果你实在过于害怕直接的反馈,不如先循序渐进。

一般来讲,我习惯性地先从网上寻找问题的答案。如论文、试剂和器材网站的说明书及用户反馈、各大论坛(如,丁香园)等,这样能对问题及实验本身有新的了解。

在之后与人交流时,就不会出现一问三不知的现象,有利于形成积极反馈。

可有些问题,可能是经验或者所做的人较少,所以找寻答案较为麻烦。那么,你可以求助使用的试剂或者器材公司的技术咨询。

首先,通过网页搜索找到官方网站,小心广告或者第三方网站。

随后,如若在非工作时间,可以选择留下信息及问题,在上班时间便会有工作人员积极联系。工作时间可以点击客服聊天,或者直接拨打官方电话。

前段时间,由于实验室的老师从未尝试过生物材料方面的操作,无法明确告诉能不能完成我的实验。于是我记下了实验室所使用的显微镜型号及问题,向官方客服进行咨询。

之后转接的技术小姐姐热情开朗,帮我分析了完成这个实验的所需要遇到的问题,以及对操作本身的要求,让我很快有了个明确清晰的了解和评估,也给出了适当的解决方案,对方温和的态度也给予了很大的信心。

当然,客服们也不都是全能的,请对他们温柔耐心点。

最后,便是现实生活里的实战啦。

由于我一直独自在外做实验,老师长期放养,本人又不爱交流,几乎属于单打独斗的状态。

然而据我观察,只要礼貌点,不要在对方忙碌时打扰,向实验平台的他人进行求助,大家都会很乐于交流经验。

无论是跟着有经验的人做一遍,还是在旁围观,都能得到很多小诀窍和帮助,这些都是很难得的。



接纳失败和调整

无论你做了多少准备,永远不要期待一次就成功,给予自己过于完美的预期。

失败是正常的,调整是正常的。

在不久前,我曾听说过些过激的言论,有人会把对社交的敏感归于无能,并且完全否定了拥有该特征的人,或者进行某种抨击。

例如:「这就是玻璃心,他不适合做 XXX。」

再比如:「这样的人就是高分低能,根本就出不了社会。」

而更让人难过的是,有些恐惧社交的人把这些否定当作了某种社会准则,为此不断强迫自己野蛮生长,又在失败里怀疑自我,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最终甚至厌恶自己。

那么,如果你也出现了这种情况,请记住,那些恶意评判的人,不会为你的消沉买单。这世界有很多和你一样的人,大家都在自救中不断成长,去经历去释然,去接触更广的世界。

如果实在超出了负荷,那么还有心理学专业人士可以求助,还有朋友和家人,给自己一段成长的时间,或许结果会超乎预料。



作者:小幺,科研论文时间

QQ客服
电子邮箱
淘宝官店
没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