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星球

诺奖得主分享:成为好导师的10个黄金法则

导读:好导师是什么样的?培养出优秀学生有什么秘诀?


近日,2012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罗伯特·莱夫科维茨(Robert Lefkowitz)撰文分享了他指导学生的10个黄金法则,这源于他半个世纪以来指导200多名学生的经验积累。莱夫科维茨的学生中,很多人获得了重要研究奖项,还有人像他一样摘得诺奖桂冠。


下载 (3).jpeg


常常有人问我:你能指导一代又一代杰出科学家的秘诀是什么?


事实上,在实验室运行的头20年里,我几乎没有想过要进行指导。传言前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的捕手尤吉·贝拉(Yogi Berra)曾被问及击球时他的想法,他的回答是:“你如何能在击球的同时思考?”


这也正是我指导学生的感受。我只是在做研究的同时,试图劝说学生与我一起进行学术旅行。


下面是我花了半个世纪的时间摸索出的成为优秀导师的10条黄金法则


1.因材施教


每个学生都是不同的,有些人需要每天轻拍肩膀,有些则需要口头警告。因此,我总是为组里的每个人定制指导风格。有时这意味着要不断改变指导方式,以使其适合某位学生。


显然,这种定制式的指导风格需要对实验室成员非常了解,因此我认为日常闲聊不止是寒暄,也是了解年轻同事的重要机会,可以了解到什么能激励他们。


当然,指导也应根据导师的个性而定,毕竟适合我的策略可能不适用于其他人。每个导师都必须找到适合自己的特定方法,这也是我分享指导的一般“法则”,而不是详细“规则”的原因。


2.鼓励专注


每当有新成员加入团队时,我都会在第一天与他们会面,并提出两条建议,第一条是专注。学术研究和其他的创造性工作一样,一个有抱负的年轻人可能会面临无数个前进方向。我的主要工作是,帮助学生专注于富有成效和有趣的方向,其他一切都是次要的。


我意识到,作为导师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以管理显微镜的方式来管理学生:通过不断施加适度的压力来保证焦点。


每当我旅行一周回到实验室时,会发现某些项目失去了焦点。也许是实验过程中出现了令人惊讶的发现,使学生们偏离了原先的路径,从而引发了一系列计划外的实验。


有时候小路确实会引向新发现,但更常见的是引向死胡同。对此,我一般会说:“让我们回想一下这个项目的核心目标,你目前为实现该目标做了什么?”讨论过后,学生们通常会意识到自己失去了焦点,被无关紧要的细节分散了注意力。这就像是我以前使用旧显微镜,微调旋钮,适度施压。


3.激发热情


我给新成员的第二条建议是,你可以做任何想做的项目,只需满足两个条件:一是你要对这个项目非常兴奋,二是我对你的项目感到非常兴奋。


因为科学研究90%都是失败的,当项目进展不顺利时,学生们很容易低落沮丧。导师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调动起学生的积极性,使他们能度过难关并专注于重点。


事实上,在初期与学生们交流实验时,我相信每个项目都是最重要的。这不是在装模作样,我是真的很兴奋,并将这种热情传递给了学生,激发起他们的热情。对年轻学者来说,和导师之间的这种共鸣具有非常强大的动力,这可能会使他们取得看似不可能的成就。


4.问题驱动,而非技术驱动


有时候,学生掌握了一项新技术,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或几年里,甚至在他们的整个职业生涯中,都会寻找那些可以应用这项技术的问题。这对科研领域或其他创造性领域的职业发展来说,都是完全错误的方法。


因为技术总是随着时代发展不断革新,而导师应该建议学生就领域中的重要问题提出大的问题,在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中,勇于尝试任何必要的技巧。


诺奖获得者、生物化学家约瑟夫·戈尔茨坦(Joseph Goldstein)创造了“PAIDS”一词,意为“瘫痪学术研究者综合症”。这种情况发生在学者在学习了一套狭窄的技术后,局限地选择那些能用这项技术解决的问题。


5.鼓励冒险


当学生上实验课时,他们通常参考已知的结果进行实验。在这样的预制实验中,应该得到一个特定的结果,如果得到的是一个不同的结果,就意味着搞砸了。但真正的科学研究恰恰相反:如果你得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结果,通常表明可能会有一个有趣的故事。


然而,对于许多学生来说,追求与现有模式截然相反的想法似乎是有风险的。因此,当项目进入未知领域时,导师们必须鼓励学生大胆去做。我曾告诉所有学生,每一个伟大的研究人员都需要一定程度的胆大妄为。


6.导师自己成为榜样


如上所述,尖端研究实验的成功率相当低。因此,取得成功的最好方法就是做大量的实验,但仅仅告诉学生需要努力是远远不够的。事实胜于雄辩,导师们成为顽强、坚持、高效的榜样是至关重要的。


每当我的学生上交了论文草稿时,我会尽可能快地进行修改。如果他需要一封推荐信,我也会尽快完成。这么做是想向学生表明,我给予他们高度的优先权,同时也传达了另一个信息:我希望他们也能尽快完成。


7.让学生“主导”


当人们觉得自己是工作的主人时,会在最大程度上获得动力。因此,我希望团队中的每一个人都能感觉到他们在追求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在听从由我或其他人设计的项目。


当我和学生开组会时,我从不对他们说,“根据这些数据,你下一步应该做这个,然后再做那个。”相反,我会问他们,是否发现了新的、有趣的方向。当听到一个令我兴奋的方向时,我会说:“哇,那将是一个有趣的探索,不是吗?”这样一来,我的学生会觉得是自己在推动项目,而我的角色只是向导和拉拉队。


8. 用讲故事的方式

当我和学生开会时,不仅希望他们能展示数据,还希望听到一个解释数据的故事。理想的情况是,我希望学生能提出多个故事版本来解释数据,并根据未来的研究辨别哪种叙述更接近事实。

此外,讲故事对导师来说也很重要。我希望学生是故事中的关键人物,这个故事开始于很久以前,延续了许多年,经历了无数的曲折。感觉自己是伟大事物中的一部分是人类最强大的情感之一,尤其在这个事物的历史很悠久的时候。

9.多笑笑,玩得开心点

根据我的经验,人们笑得越多就越有创造力,也许是因为保持幽默需要看到事物之间不寻常的联系。幽默所需要的创造力可以激发其他类型的创造力,因此我经常在组会上和学生开玩笑,希望幽默的语调能为灵感创造舞台。

10.尊重自己的导师

每个人都需要导师,即使已经成为经验丰富的导师,与过去的导师保持牢固的关系非常重要。

指导并不只存在于共事那几年,指导的职位是一个终生的任命,就像做父母一样。我很高兴能给过去的学生提供建议,以帮助他们度过职业生涯的不同阶段。

我年龄不小了,在科研上有几百个孩子(即前实验室的成员),可能还有几千个科学孙子和曾孙(即我实验室成员的实验室成员)

当我外出参加会议时,很喜欢和我的科学家庭成员闲聊,很高兴看到他们从事着令人兴奋的工作,并将火炬传递给下一代科学家。



QQ客服
电子邮箱
淘宝官店
没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