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星球

疫情后,你希望科学会议保留线上形式吗?

原文作者:Ariana Remmel

《自然》发起的一项调查显示,过去一年的网络研究会议显示出种种好处,但想在将来融合线上线下会议仍是不小的挑战。

一项有900多名读者参与的《自然》调查显示,虽然研究人员也像其他人一样开始出现了“Zoom疲劳”,但他们都在新冠疫情期间看到了网络科学会议的优点。在学习了一年如何在线做研究报告后,大部分调查受访者(74%)认为,疫情结束后,科学会议应该继续以线上的形式举办,或是保留线上的元素。受访者将能从世界上任何角落参会列为主要优点,不过他们也承认,在与同事进行社交方面,在线活动不如面对面的线下活动。


“我看好线上会议带来的各种可能性,”一位受访者表示,“不过,我也很怀念与别人见面,与朋友和同事交流的机会。”


0.png

去年,新冠疫情迫使研究人员只能通过视频会议分享他们的研究。来源:Laurence Dutton/Getty


一年前,第一场因疫情原因取消的科学会议引发了大量关注。2020年3月2日,本将在科罗拉多州丹佛市举行的美国物理学会(APS)年会提前几天取消了它的三月会议。后来,一连串的会议相继宣告取消,将研究人员推入了一种“新常态”。


如今,在成功将会议转为线上形式后,会议组织者需要从后勤和财务两方面考虑在线下会议重新恢复时,如何通过保留在线元素,将线上线下会议各自的优势结合起来。



更大普及面


许多研究人员表示,有了在线渠道后,他们在去年参与的会议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在参与《自然》调查的受访者中,75%的人自去年3月以来参加了多场网络会议,另外18%的人参与了至少一场网络会议。


Samantha Lawler是加拿大里贾纳大学的天文学家,她告诉《自然》,网络平台能让她在兼顾教学和育儿任务的同时参会。


Joan Larrahondo是哥伦比亚Pontifical Xavierian大学的一名土木工程师,他对于能够参加之前因旅费和安排无法亲临参加的会议而感到激动。如今邀请他介绍研究工作的会议比以前更多了。


0 (1).png


除了可及性,调查参与者认为网络会议带来的碳足迹减少也最大的优点。根据一项估算,2019年美国地球物理联合会(AGU)秋季会议有2.5万余人前往旧金山参会,单单是参会者旅程就产生了相当于8万吨的二氧化碳。


“在过去,想让会议组织者考虑网络会议的可能性都是很难的。”英国巴斯大学环境心理学家Lorraine Whitmarsh说。现在她乐观地认为,科学家将会重新考虑需要参会者每年不停地“满世界飞”的传统会议模式了。


根据《自然》的调查,在所有职业类别中,学生群体因为成本低而最享受网络会议。27%的学生受访者将低成本列为最大优点,而这一比例在处于职业生涯后期的研究人员中约为17%。网络会议不需要到处跑——毕竟旅行不是一笔很小的花费;注册费有时候也更低。比如,与其他两个小规模学会共同组织年会的演化研究学会(SSE)已经将线下年会的300美元注册费降低到2021年网络会议的10美元。



拷贝不走样


研究人员说,虽然网络会议好处多多,但也有一些缺点,比如屏幕疲劳和时差冲突。不过,研究人员几乎一致认为网络会议最大的缺点是缺少社交机会。


“认为去参会是为了掌握最新科研进展的想法已经完全过时了。”荷兰拉德堡德大学医学中心的传染病流行病学家Teun Bousema说。


Lawler认为网络会议缺少即兴的互动,这会让研究生很难认识她圈子里的其他研究人员,而这些人将来可能会成为他们的导师或合作者。


会议组织者正在努力寻找变通办法,包括能让青年研究人员与资深研究人员结对的正式指导项目,以及在会议平台上开设虚拟“大堂”,让参会者能在演讲间隙打个招呼,认识一下。但很多受访者觉得这还不够,一位受访者告诉《自然》:“网络平台把科研合作的灵魂都吸光了。”


尽管如此,依然有很多受访者告诉《自然》,网络社交并没有这么糟糕。Hawley Helmbrecht是华盛顿大学的一名化学工程博士生,他说青年研究人员和内向的人可能会觉得在网络会议上提问或是认识新人(包括知名科学家)不像线下会议那样令人胆怯。


残障研究人员也指出,网络会议的优点不是非黑即白。“我身患残疾,在家参会对我来说容易很多,”一位受访者写道,“但我还是怀念和人打交道的时光,有时候还会遇到技术问题。”



前路未卜


在网络会议开展一年后,会议组织者仍在设法为研究人员提供更好的虚拟体验。“就像一边造飞机一边飞飞机一样。”美国物理学会会议负责人Hunter Clemens说。


但他们也面对着一个不确定的未来,以及财务问题。一些科研团体无法从线下会议中盈利,所以只组织收支相抵的会议。但其他团体可以从举办会议获得收入。疫情导致的会议取消给这些学会造成了巨大的财政负担,因为他们需要同时在新的虚拟世界“摸爬滚打”。


美国波特兰州立大学的演化生物学家Mitch Cruzan一直在帮助策划SSE将在2021年举办的网络会议,之前的线下会议一般可以吸引1800位左右的参会者。他很担心他们学会小规模会议的未来发展。疫情来袭前,Cruzan的策划团队已经提前四年预定了会议场地。现在会议组织者需要重新商定场地合同,重新安排一直排到2026年的未来会议,从而避免支付近10万美元的取消费。“这次的经历告诉我们,我们在财政问题上比我们想象的更脆弱。”Cruzan说。


过去一年里,网络会议的新鲜劲已经过去了,但网络会议的形式可能会继续保持下去,即使在线下会议重新恢复之后,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会议与展览高级主管Pamela Ballinger说。AACR的线下年会一般有2.2万人参加,到2022年可能会转为线上线下混合模式。但她说,对于协会里更小的专业会议来说,同时支付线下和线上会议的费用可能存在难度。


尽管如此,Larrahondo等人还是希望会议组织者能继续将虚拟平台提供的更大的可及性放在首位。如果未来只举办线下会议,可能会让来自新冠疫苗接种率不高的国家的研究人员处于劣势。如果这些研究人员选择在未接种的情况下出行,他们也更容易受到感染,一些研究人员可能还会因为没有疫苗接种证明面临出行限制。他说:“如果我们直接回到过去的行事方式就太可惜了。”



原文以Scientists want virtual meetings to stay after the COVID pandemic为标题发表在2021年3月2日的《自然》的新闻版块上

doi:10.1038/d41586-021-00513-1


QQ客服
电子邮箱
淘宝官店
没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