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星球

浅谈坏死性凋亡、细胞焦亡和凋亡

细胞死亡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不同的核心参与者可以打破细胞环境从生到死以及从促炎信号到抗炎信号的平衡状态。随着更多关于细胞死亡的复杂机制的揭示,该领域的未来必将火热。


过去三十年对细胞凋亡的研究如火如荼,2018年之后细胞焦亡逐渐火热。最近随着NATURE有文章对泛凋亡概念的提出,坏死性凋亡的未来研究前景是可以预见的。


调节细胞死亡的交叉线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细胞死亡途径是并行运作、没有重叠的。但是,目前可以明确的是细胞凋亡、细胞焦亡和坏死性凋亡是紧密相连的,并且可以互相调节。

最早发现的不同细胞死亡类型之间的桥梁之一是caspase-8,在坏死性凋亡和凋亡中发挥关键功能。最近,有人又发现了细胞焦亡和细胞凋亡之间的关系。在巨噬细胞中,不存在GSDMD的情况下caspase-1的激活将细胞命运重新导向caspase-3、caspase-9和BID依赖性细胞凋亡。

RNA病毒以依赖RIPK1/RIPK3和不依赖MLKL的方式诱导NLRP3激活和随后的IL-1β释放,是连接不同细胞死亡途径的免疫反应的另一个例子。

当前研究表明,caspase-8是细胞死亡的中心调节剂,作为细胞指南针,根据其翻译后状态和细胞类型,科分别促进细胞凋亡、细胞焦亡或坏死性凋亡。

0.png

总的来说,当前研究表明存在细胞凋亡、细胞焦亡和坏死性凋亡之间的调控模式,当一个通路受损时,可协调细胞死亡的不同通路。


坏死性凋亡




坏死性凋亡:既不是坏死也不是凋亡,而是一种模拟细胞凋亡和坏死的受调节的细胞死亡的替代模式。

人们一直认为细胞凋亡是唯一受到调控的细胞死亡途径。而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存在一种非凋亡形式的细胞死亡,这种受调节的细胞死亡称为坏死性凋亡,发生在TNFα激活肿瘤坏死受体(TNFR1)之后,尽管TNFR1一直以来被认为是细胞凋亡的诱导剂。

一些细胞受体如死亡受体(例如Fas/FasL),Toll样受体(TLR4和TLR3)以及胞质核酸传感器例如RIG-I和STING等的激活会触发坏死性凋亡。


0 (1).png

细胞焦亡

细胞焦亡是一种细胞死亡,由所谓的炎性体传感器引起并最终导致质膜完整性丧失。当激活时,炎性体传感器寡聚化并募集含有CARD的衔接蛋白凋亡相关斑点样蛋白,从而形成炎性体或“ASC斑点”的微米级聚合结构。

0 (2).png


细胞凋亡




细胞凋亡是指为维持内环境稳定,由基因控制的细胞自主有序的死亡。凋亡主要有两条途径,内在途径和外在途径。内在途径是由有毒物质或DNA损伤引起的细胞内稳态失衡或失调触发的。外在途径是由细胞表面死亡受体的激活启动的。

0 (3).png

总之,新的研究证明了坏死性凋亡在癌症中的作用。然而,坏死在肿瘤发展中的确切作用仍存在争议。这还需要大量的研究来提高我们对肿瘤的理解,并最终找到新的方法来治疗这种疾病。


QQ客服
电子邮箱
淘宝官店
没有账号?